水果机


水果机
高价车厘子抵不过一盒老字号糕点
 水果机  2019-09-09 14:56  浏览

  三姨和三姨夫定居北京已二十多年,一线城市奋斗本就不易,加之女儿学业繁重,一年到头,仅有春节这几天能回姥姥家大团圆,还常常只待到初三初四就得提前回京。两年前,女儿出国深造,三姨和三姨夫多了远距离的牵挂,少了子女在旁的牵绊,回姥姥家的次数明显频繁起来,待的时间也一次比一次长。

  腊月二十七,姥姥家提前有了过年的气氛。两盒稻香村糕点、几盒新茶,还有若干零碎小礼物,是三姨每次过年回家礼物的“标配”,十几年雷打不动。妈妈和五姨在三姨鼓鼓囊囊的行李箱里看来看去,商量如何瓜分,舅舅则依然选择大家挑剩下的带回家。

  在互联网还没普及、物流产业尚不发达的年月,三姨带回的东西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窥探外面世界的窗口,我成长岁月里最喜爱的《哈利·波特》,就是三姨过年带回来的。那时阳泉还没有稻香村,口味丰富、造型美观的糕点像童年的《哈利·波特》一样是稀罕物件。但糕点是带给姥姥姥爷的,小孩子觊觎不得。如今超市里有了稻香村,可三姨还是习惯千里迢迢带回一两盒,因为我的小外甥最喜欢吃里面的绿豆糕,“见多识广”的我们也早就对这种老字号糕点失去兴趣。但过年时的稻香村礼盒,已经像年三十的饺子一样成为习惯。

  日子是越过越红火,可百姓生活总离不开经济大环境,眼看着礼品一年比一年贵,聚会时难免会聊几句。对此小孩子们也颇有发言权,因为压岁钱似乎也多年没有“调涨”,纷纷吐槽被大人“牵连”。

  去年,在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的大讨论中,“口红效应”知识点被普及,“车厘子自由”冲上微博热搜。过年期间,这些话题也在家族聚会中被频频提起。

  我姐先表了态:“店里的口红销量确实比前几年好了,希望能再涨一涨,过完年再进一批货。”她做化妆品生意,对于“口红效应”十分关注。据说国外每当在经济不景气时,口红的销量反而会上升,因为人们认为口红是较为廉价的消费品,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人们仍然有强烈的消费欲望,会转而购买比较廉价的商品。口红作为“廉价的非必要之物”,起到一种“安慰”消费者的作用。

  我紧随其后:“好歹你还实现了‘车厘子自由’。我现在充其量就是个‘外卖自由’,更别提‘星巴克自由’和‘口红自由’了。”我哥打趣道:“自从你嫂子管了钱,我就只敢‘辣条自由’。”网上把“车厘子自由”视为财务自由的一个阶段,认为经济实力不错的人才能实现“车厘子自由”,还把财务自由划分为15个阶段,最基本的是辣条自由,之后依次为奶茶自由、视频网站会员自由、外卖自由、星巴克自由、车厘子自由、口红自由等。

  据姥姥家门口小超市的老板说,今年车厘子的销量是往年的三倍以上,大年初四、初五就卖完了,还进不到新货——批发商那里的屯货也被抢光。

  老百姓的日子不就是这样,任外面的世界再跌宕起伏、风云变幻,一家人关起门来吃吃喝喝、吵吵闹闹,便觉得幸福。我家也一样,价格涨是涨了,但车厘子总要吃的。年味在团聚中凸显,亲情在日子里流转,像那盒老字号糕点一样,岁月变了,味道不变,情分亦更深。

  大年初二,姥姥把年前藏好的一盒糕点拿出来,这也是她的习惯,三姨带回的两盒糕点,她年前拿出一盒、藏起一盒,等初二家人最全的时候再拿出来吃。午饭过后,糕点、车厘子、橙子、猕猴桃摆了一桌,姥姥拿起一块糕点咬一口,又吃一个车厘子,说:“这么贵,以后少买吧!还不如你三姨带回来的糕点甜。”(史容淼)



相关阅读:水果机


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400-886-0707
  • 水果机(成都总校)

    地址: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7号附21号西月大厦5楼(省电大旁)

  • 水果机 | 网站地图
    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